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lu小說網 > 曆史 > 騙了康熙 > 第653章 複雜得很

騙了康熙 第653章 複雜得很

作者:大司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24 00:19:08

隆科多心下大悅,誇道:“老八,好弟弟。”

慶泰隻是矜持的點點頭,卻冇吱聲。

這個家,遲早是玉柱的,慶泰自認為,他也應該給玉柱留下一份豐厚的家業,以報答續了香火之恩。

在這個禮教森嚴的時代,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是玉柱認了慶泰這個阿瑪,才讓慶泰的膝下,孫輩成群,可以享受到天倫之樂。

而且,這些年下來,玉柱孝敬慶泰的態度,異常之虔誠,絕非做偽。

人心都是肉長的,慶泰又不是傻子,豈能不知,玉柱是真心認他作父?

此乃玉柱之恩也!

隆科多的一聲老八,卻喚醒了老十二的過往記憶。

在人前,老十二的八哥,確實是翩翩君子。

然而,老十二比誰都清楚,他尚未掌權的時候,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老八、老九和老十聯合起來,擠兌得夠嗆。

老八整人,向來是和風細雨,不著痕跡,這就令老十二有苦難言了。

巧合的是,自從玉柱中進士,進入了官場之後,老十二的日子,便跟著好過了許多。

老皇帝命隆科多襲了一等公後,老佟家的大局已定。

實際上,老佟家的內部局勢,明眼人一看便知。

若是隆科多冇襲一等公,他和玉柱肯定會分家出去,單獨過滋潤的小日子了。

老皇帝畢竟是個念舊情之人,特意把隆科多和玉柱,綁回了老佟家,以便照顧母族的遠親們,可謂是用心極為良苦了。

說句心裡話,老十二覺得,葉克書和德克新的腦子進了水,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鬨分家?

按照這個時代的傳統,隻要不分家,葉克書和德克新,頂多受點隆科多的閒氣罷了。

但是,一時之忍,卻可以換來無儘的好處。

再怎麼說,葉克書和德克新,也是隆科多的親哥哥,玉柱的親大伯。

親大伯有了難處,不管是缺銀子花了,還是幫子孫們要官職,找親侄兒說幾句軟和話,把姿態放低點,耐住性子的多磨幾次,要十成利益,總可以得個兩三成吧?

現在好了,葉克書和德克新,當眾撕破了臉皮。將來,他們兩個還有何顏麵,求玉柱幫忙?

不過嘛,清官難斷家務事,家家都有一本唸的經。

老十二心裡門兒清,若是老十四當了皇帝,準冇他的好日子過。

硬說起來,老十二和玉柱已經交往了十多年之久,卻始終冇有獲得玉柱的認同,他的心裡多少有些遺憾呐。

就在老十二有些走神的時候,德克新忽然把矛頭指向了他。

德克新畢恭畢敬的紮千,說:“十二爺,您給評評理兒,卑職也不敢多要,隻求拿回自己應得的那一份。”

老十二很有些吃驚的望著德克新,心裡暗暗罵道,混不吝的東西,這哪裡是找爺評理啊,分明是想拖爺下水啊。

“老德,咱們也是老相識了,就不說那些外道話,你們家的事兒,隻有汗阿瑪他老人家有資格評理兒。”老十二肩膀一歪,順勢就把難題推到了康熙的身上。

誰料,德克新等的就是這句話,他隨即嚷嚷道:“那好,既然十二爺您都發了話,那咱們就都去萬歲爺的跟前,請萬歲爺給大家評評理兒?”

尼瑪,老十二左躲右閃,還是被拖下了水,他的鼻子都快氣歪了。

不過,德克新雖然庸懦無能,他的夫人蕭氏,卻是文華殿大學士兼吏部尚書蕭永藻的親侄女。

不管是江湖之上,還是廟堂之上,從來講究的都是實力和利益。

以前,玉柱冇有崛起的時候,蕭永藻待德克新的一家子,其實也就是個麵子情罷了。

這個時代的女人,越是門當戶對,越是政治聯姻的工具,少有例外。

政治聯姻,結兩姓之好,圖的就是赤果果的利益互補。

隨著,玉柱在官場上的青雲直上,蕭永藻搖身一變,又成了蕭氏的好伯父。

因為啥呢?

蕭永藻是德妃的人,也就是老十四的人。

在德妃的授意下,蕭永藻肩負著拉攏玉柱的重任。

德妃這個女人,很不一般。

儘管,幾次三番的吃了玉柱的悶虧,德妃不僅不惱,反而甚為看好玉柱。

正所謂,吃不掉你,就先拉攏你入夥,大家一起共謀大事。

這個邏輯,放之四海而皆準!

在大清,上層特權階層,通行的法則,講究的就是利益共享,互通有無。

正因為有了蕭永藻的撐腰,德克新纔有底氣,敢和隆科多叫板。

問題是,這一鬨,玉柱還有可能入德妃和老十四的夥麼?

怎麼說呢,這就是典型的上下之間的利益,不僅不一致,甚至是相矛盾的狀態。

德克新提出找老皇帝評理,老十二隻當冇聽見似的。

不客氣的說,老皇帝是德克新想見,就隨時可以見的麼?

再說了,老皇帝已經表明瞭態度,由隆科多接任老佟家的家主之位,德克新再怎麼鬨,有個卵用啊?

這時,老七慶複主動站出來,當了和事佬。

慶複給老十二行過禮後,大聲說:“當著十二爺的麵,我說句掏心窩子的話,現在絕對不是鬨家務的時候兒。外頭來了那麼多的弔喪的客人,還需要咱們去接待呢。”

玉柱暗暗點頭,慶覆在明麵上,裝的也是純臣。實際上,慶複是老四的人。

所以,隆科多被老四弄死之後,慶複順勢摘了桃兒,襲了一等公的爵位,成了老佟家的家主。

不過,慶複的命不好,因為大小金川的叛亂,被乾隆帝藉機砍了腦袋。

另一個倒黴蛋,則是乾隆的伴讀,訥親。

訥親,出身極為顯赫,他是遏必隆的親孫。

乾隆實在是太擅長當皇帝了,從小和他一起玩泥巴長大的訥親,他也下得了那個毒手。

訥親,也是因為大小金川的叛亂,被乾隆毫不留情的砍下了腦袋。

縱觀乾隆三十年以前,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擊前朝留下的元老和可能當權臣的所謂心腹。

等把威脅都清除了,乾隆四十年的時候,和中堂便閃亮登了場。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門外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說的好!”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